扎希德是个“活雷锋”

来源:建设公司    作者:俞良望     发表日期:2022-08-12 责任编辑:郭熙君  点击数:1331

夏季即雨季。暴雨雷霆鬼模鬼样下一整晚再找一个白天已有几回,下起来南迪普生活区就遭大殃,瞬间可划船。普遍情况却是,雨下起来如梁上君子光顾,早上出门明明丽日晴空艳阳当头,不到正午,毫无预兆的,雨便浠浠沥沥落将起来。

这样的雨不大却不小,足以让上下班道路泥泞,让晾晒在屋外的衣服淋个透。这时,出门晾过衣服的人士,看见落雨便想起衣服:“个鬼打架的,衣服还在外面晾着呐!”

虽然从工作现场到生活区并不远,也就五分来钟距离,但你总不能在上班时间,为了区区几件洗过的衣物就擅自脱岗开小差吧?只好叹口气:“下吧下吧,下你个够。”

“呵呀,我晒在铁丝上的几件衣服不见了!”

中午下班回来的周工突然说:“谁把我的衣服收走了?”

他是生管部技术骨干,住生活区B栋的房子,衣服则晒在A栋与B栋之间那条走道上方的铁丝上。他有些着急地问从他身边经过的陆续下班的人,大家都表示不知情。

这个栋区住的人不多,三问两问,就知道隔壁左右包括对面都没人收他的衣服。难道会是其它栋区的人不惜多走几步来这里收衣服?周工犯着嘀咕,这种可能性很小。

“肯定不是谁存心偷衣服啦,普通工作服而已。是看到衣服晾在外头,怕淋湿才做的好事。”有人出语安慰周工:“放心啦,等等看,衣服会自己回来的。”

第二天是个晴天,已经没谁敢把衣服晾在外面。而周工下班回来赫然看到昨天挂在外面的衣服都挂了回来,不禁失笑说:“这是谁做的好事?”

确实,这是个谜。这个做好事的“活雷锋”,到底是谁?

大家没有闲工夫打听,大约也没有得到什么消息。

无独有偶。又是一天,住在A栋的生管部的曹工遭遇同样的事情,衣服晒在外面,偏巧又是下雨,然后下班回来诧异地问:“咦,我晒在外面的衣服呢?”

这是同样的遭遇,我深信衣服还是会物归原主的,所不解的还是:这个做好事的活雷锋,到底是谁呢?

是在生活区食堂做厨的厨师?还是管理后勤的女士?暂时还没有答案。所以我一直想在这个活雷锋身上做点文章的,一直没有这个机会。

然而万万没有料到,这件事情竟然被我亲历,竟然是我自己解开这个谜团。

上午上班之前,看到外面天气晴好,蓝天白云,太阳冲我狡黠地笑,我不屑地瞥它一眼:怎么?还想呼风唤雨?

出于战略上藐视,我把刚洗的两件衣服挂在外面铁丝上,心安理得上班而去。

大约两小时后,雨点声渐渐传进办公室窗子,窗外浠浠沥沥下成一片。噢,衣服。我服了,南迪普的雨呀。

雨不大不小,足以使道路泥泞,使衣服淋湿。我举着黑色的伞,一步一跳走进生活区大门,看见一个皮肤黝黑的“老巴”,穿一身藏红色长衫,冒雨站在路边树荫下。阴暗的背景使他即使站在那儿也不显眼。

尽管有可能他是这生活区雇用的工人,但和我没有必要的联系,所以径直走过去,习惯性并不看他,也不关心他在等谁。他却嘴里叽哩咕噜,还冲我做起手势,做的似乎是穿衣服的动作。语言不通,双方人员的手势交流在那里往往是常态。

我误以为他是由于没有雨衣,向我讨一件雨衣,抑或是需要工作服装什么的。我自己无物可施,敷衍地冲他吱唔一声,朝自己的寝室方向走去,而他的目光一直望着我。

举着伞,掏钥匙开门,然后进屋。过了一会,他忽然出现在门口,抬起一只手来――手里拿着两个衣架,衣架上串着我早上晾在外面的衣服。我这时惊讶极了,才想到早上晾在外面的衣服,现在衣服就在他的手里。

顿时,什么都明白了――原来是他,一直替我们收拾晾在外面的衣服。我由衷称谢,重复着说thank,thank,还是显得词穷。

这位大约四十岁的巴工名叫扎希德·阿里夫,在中国人生活区从事环境卫生打扫工作,就住在紧靠食堂尽头的屋子里。这是后来向同事打听的。

他用扫帚打扫每一个栋区、每一块土地,早已熟知这里的前前后后,包括那一串串晾在铁丝上的中国朋友的衣服。他虽在这里做着一份微薄的工作,却把自己的责任感注入这里。天气变化如此魔幻,时晴时雨,雨水打在衣服上,人们洗衣服的劳动白白浪费,缺少干爽的衣服可换,本能的善良使他不能坐视不理、置身事外,善念往往在下意识之间。――一个纯朴善良的巴基斯坦人,他是我在探寻的“活雷锋”。

Copyright 2016 2022世界杯买球官网App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金银湖街新桥四路1号 邮编:430040 邮箱:hypec-hb@powerchina.cn

电话:027-61169968(市场开发部) 027-61169642(办公室) 传真:027-61169066

鄂ICP备150051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