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记忆

来源:电力工程公司    作者:郑家元     发表日期:2022-05-26 责任编辑:郭熙君  点击数:3205

还记得,老家门口有两棵槐树,每逢端午时节,树上便挂满了一串串淡黄色的小花,这种貌似开心果的小花里面,几乎收藏了我一整个夏天的甜蜜。

清晨,吸收了一整晚水汽的小花,在它的花蕊里面悄悄孕育了一小滴“甘露”,用舌尖轻点,一股夹杂着初夏让人微醺的清甜从舌尖蔓延至全身。想到这里,儿时关于舌尖的记忆便也在脑海中荡漾开来。

七八岁的样子吧,爸妈都在外面,放学后就直奔爷爷家了,奶奶去世得早,爷爷独居多年,他眼睛不好,但心细,对我的照顾也是无微不至。犹记得那会儿每天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厨房,老式的灶里还留有余温,锅里面用小碗盛着一个用锅巴捏成的饭团,小时候牙齿不好,爷爷做的锅巴饭团又脆又软,对我来说刚刚好。我喜欢从外面一层一层地啃,每次都会期待里面藏的是什么,可能是一个鸡蛋,或者是几颗红枣,有时候也可能是一块腌萝卜……有一次我有点感冒,爷爷在里面放了一块生姜,说是可以治感冒,那股钻心的辛辣和他幸灾乐祸的笑容到现在我都还记忆犹新。

爷爷总能给我带来惊喜,唯独有一次,他没有。

爷爷几乎占据了我童年所有的美好记忆,以至于他去世多年以后,每次想到他心里还是会觉得空落落的。爷爷的去世宣告了我童年的结束,也永远带走了那个总能带给我惊喜的饭团。

说到舌尖上的记忆,对于农村长大的孩子来说,肯定绕不开那个让人又爱又恨的桑葚了。初夏时节,正是桑葚成熟的时候,沿路的桑树被红的、紫的桑葚缀满,散发着诱人的芬芳。对于经验老道的我来说,一眼便能分辨哪棵树上的桑葚品质最佳,就算是同一棵树的不同位置,口味也会大相径庭。由于僧多粥少,往往一棵树上趴着好几个人,有的甚至会为争夺一个好位置大打出手,而这对于当时的男生来说不亚于捍卫自己的尊严。因为女生大多不会上树,而占据优良位置的男生不仅可以悠哉的享用美味,还可以讨好树下焦急等待的女生。不过到最后,每个人的脸上、衣服上都会被染成紫色,回家难免是一顿臭骂,但是再过几天,第二茬成熟后又是一样的光景,只是竞争的更加激烈罢了。

上一次回老家,心血来潮,找了很多地方才找到一棵桑树,零零散散挂着几个桑果,看上去有点营养不良,口味也大不如前了。

每到辣椒红透的季节,母亲便会把红辣椒全部摘回来,剁碎后和磨好的米面还有盐混合均匀,然后用瓦罐腌制,在我们那儿叫榨胡椒。腌制好的榨胡椒配上腊肉或者鸡蛋一起炒是我中学时代最喜欢的一道菜,不过让它享誉最广的还属榨胡椒炒大肠了吧。上初中那会儿住学校,周末才能回家,学校伙食差,母亲便想着法儿的做一些菜让我带学校去,榨胡椒便因它易下饭、保存时间长的优秀品质成为了陪伴我度过那段艰苦岁月的“最佳战友”。

儿时的印象中,从母亲手里出来的美食还有很多,比如豆腐乳、蜜枣、辣白菜、酸豆角等等。母亲爱好做这些,也正是这些再简单不过的食材,为我的学生时代增添了别样的滋味,也带我体味着生活的各种酸甜苦辣。现在,我很少回老家了,母亲也不喜做这些了,有时候也会很怀念,每次跟母亲再提起时,母亲只是说“没人吃了”,也就只能作罢了。

小时候,没有家乡的概念,它是藏在爷爷饭团里的小惊喜,是挂在路边桑树上的小果子,是出自母亲双手的各种美味……而现在,家乡却成了记忆中的一朵小花和笔下一个伤感的词汇。是啊,我和家乡又何尝不是一对隔海相望的恋人呢,只是你想我的时候可以来看我,而它想我的时候,只能在原地等我。

又是一年端阳佳节,虽然远隔万里,但对家乡和亲人的思念却早已跨越了山河大海。那么在你的舌尖,又有哪些关于家乡的记忆呢?                                  

Copyright 2016 2022世界杯买球官网App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金银湖街新桥四路1号 邮编:430040 邮箱:hypec-hb@powerchina.cn

电话:027-61169968(市场开发部) 027-61169642(办公室) 传真:027-61169066

鄂ICP备15005118号